温锦生。

本人已死,有事烧纸。
烧纸联系方式无。

台易(网)大学里的那些事儿

  深夜,是人们正补充睡眠的时候。


  此时的宿舍还亮着一盏微弱的灯光,宋亚轩双手轻托脸颊,对着电脑屏幕勾唇弯眸:


  “我亲爱的鱼姐姐们,


  我们下一次再见喽。不见不散~”


  弹幕瞬间铺满了整个屏幕:


  “弟弟真的好帅嗷!!”


  “我们下次见!!亲爱的男朋友!”


  “555,我男朋友太帅了,下一次约会再见吧……”


  “呼...”宋亚轩摘下耳机,连续直播三个小时让他的脑袋有些疲惫,圆润的指尖轻揉着太阳穴,喝了一口温水,扑向软绵绵的床上,紧紧的抱着被子。小声嘟囔着:“张真源怎么还不回来给我带吃的……”视线从绵被转向天花板的纹路上,羽睫轻轻扑闪着。


  【刘耀文,他是不是也刚结束直播呢?】


  “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,等候鸟飞回来.....”电话的铃声打断了宋亚轩飘远的思绪。


  亚轩刚拿起床边的手机就听到一声激动的吼叫:“宋亚轩!!你知道嘛!!那个教授要来我们这所大学教课了!!”


  “你……是要吓死我吗??张真源!!麻烦你下次打电话的时候不要对我大吼大叫的!”宋亚轩一手按着胸脯,示意自己要心平气和,不可大开杀戒。


  “咳咳......抱歉,轩儿。我很喜欢那个陈教授。喜欢很久了........”


  【从小就开始喜欢了。】


  真源呼了口气,抬眸望向那闪烁着星光的夜空,觉得那夜空他的双眸很相似,眼底的温柔不禁加深了几分。唇角幸福的笑意越来越明显,“轩儿啊,可以和我一起去上陈教授的课吗?”


  “不要!”电话那头果然传出宋亚轩不满的声音。


  “拜托了,下一次请你吃馒头好不好?”


  “馒....馒头?!”宋亚轩听到馒头这两个字,开心的从床上蹦了起来。眸子里的开心难以遮藏,“咳....好的,看在馒头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去你吧。”


  “噗.....”真源轻捂嘴,眼里满是宠溺。心想真是一个贪吃的小孩子,“乖,我先挂了。夜宵给你带火锅。”


  “好~那真源拜拜。”亚轩挂断了电话,扑倒在床上,睡意充斥着整个脑袋,只觉得眼皮有些沉重.......


  真源回来时,那肉乎乎的团子早已抱紧被子昏睡过去。无奈摇摇头,揉了揉眉心。把夜宵放到了桌子上,睡到了亚轩身边的另一张床上。


  梦是飘渺的,也是琢磨不透的。


  四周有些模糊不清,晨光微微照在他的身影上,那身影高大而又熟悉,看不清那人的脸,只见他薄唇贴在亚轩的唇瓣上,伸舌慢慢吸吮着亚轩的唇瓣。亚轩感到有些奇怪自己没有反抗,反而很享受他唇角的薄荷味..........


aurora(第八章)

  


  


  贺峻霖忍下心中的不甘,咬着唇轻抬眸对着刘耀文勉强笑了笑,转身离开了休息室直奔宋亚轩的住宿。


    “亚轩儿?”贺峻霖敲了敲门,见无人回应便拿出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。本应安静无声的空房子却被一阵啜泣声打乱。贺峻霖寻着啜泣声寻到了宋亚轩的卧室,一个小小的奶团子缩在角落里,泪水大颗得掉落在地板上,也掉落在贺峻霖的心里那最柔软的地方。


    “亚轩儿,别哭了,好吗?”贺峻霖的声音带着磁性,一声一息的穿进宋亚轩的脑壳。“贺儿……”宋亚轩像是找到了港湾般,扑到贺峻霖怀里便开始大哭起来“为什么……我好不容易可以忘记他了,他为什么又回来了........”宋亚轩轻声哽咽着,他的哭腔中带着几丝苦涩与痛苦。


    刘耀文在贺峻霖走后,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有些颓丧的坐在办公椅上,想到贺峻霖对自己说的话,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,再次翻开桌上的文件,心不在焉的慢慢翻阅着。


    脑海里浮现出与宋亚轩在一起的往日................


  桌上的台灯用自己最柔和的光撒在刘耀文的脸上,使他眼角泛起的泪光闪闪发亮,太阳穴隐隐作痛,刘耀文干脆倒在椅上,轻轻揉捏着跳动的太阳穴。他仰着头不肯让突如其来的泪水滑落,叹气起身又抿了口无糖的咖啡,生涩从口中蔓延,蔓延……


  困意莫名,不知不觉又倒上了椅背,昏沉闭上了眼睛。口中苦味犹存,心里亦然。


  少年时期藏着掖着的暗恋,是那样的美好和小心翼翼,虽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儿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喜欢着他。但能与他成为好朋友陪在他身边就已经很幸福了。不料,命运就像是给他们开玩笑一样,突如其来的表白、不告而别的离开........使两人被迫分开,被命运玩弄........


  未来,一片迷茫.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联文.....已经不想艾特了...../与戚凌州同学连。


恶人事迹:

“世界边角的另类人。”

《恶人事迹》联文戏组正式成立。

第一期文章主题:病。

安排如下:

11月4日   宁七一    阈下抑郁症    逸其   @宁七一

11月11日  妖精   性侵后遗症   祺泽   @山妖今天吹风了吗?

11月18日  筱梦璐 药物引起的继发性抑郁症   逸霖   @爱你马嘉祺

11月25日  林杉  微笑抑郁症  泗源   @张花亲妈

12月2日  唐不归  失语症  文轩   @心動計劃.

“平庸世地的莎士比亚。”

第二期联文欢迎大家。

Q群:691794216

欢迎各位踊跃参加,都是好相处的小姐姐。

图为 @山妖今天吹风了吗? 所制。

占tag致歉,敬请期待。

过来试一试,相信我,不会有太多热度的ψ(`∇´)ψ/托腮/

/占tag致歉

aurora(第八章)

aurora(第八章)

“谢谢大家,回家路上注意安全!”

宋亚轩的唇角勾起的宠溺的弧度,随着升降台的下降而消失,眼睛里的笑意也无影无踪。“亚轩,准备和粉丝见面了。”助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“知道了,这就去见粉丝。”宋亚轩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,穿过忙碌的工作人员,走进休息室。

走到休息室的门口,宋亚轩深呼吸了一口气。眸子里的疲倦已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笑意的眸子,轻挑起嘴角,整理了一下衣服。打开那扇门。

“怎么是你!”宋亚轩一进门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,瞳孔里的笑意瞬间消失因讶异和恐惧收缩了些许,转身想要逃离休息室,却被起身的刘耀文一把拽住。

  “你……你放开我!”宋亚轩清亮的嗓音带着愠怒,拼命挣扎着,却始终无果。漂亮的眸中多了些许愤恨,瞪着刘耀文。“你……恨我?”刘耀文看向宋亚轩的眼睛,眼底染上了失落,心里疼得发紧。

『我走了,你都经历了些什么。』

“你放开!”宋亚轩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了刘耀文,踉跄着逃出了休息室。“亚……亚轩儿?”贺峻霖看着跑开的宋亚轩,一脸疑惑的看向了休息室,正好瞥见了一脸痛苦的刘耀文,有些恍惚,一时间竟然愣住了,平复了下心情,迅速冲了进去,一把推向毫无防备的刘耀文。“你为什么要回来?!”

“我回来……只是想见一下轩儿的……”看着贺峻霖发怒的样子,刘耀文低垂着眼帘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手紧紧的握着,指甲用力的扣着手心。“小贺....你说,轩儿 .....是不想真的再见到我了吗?是真的吗……”耀文抬起头望着贺峻霖,眸子里充满了悲哀与痛苦,甚至还带上了绝望。

“你知道吗?你离开他以后,他一直处于极度的悲伤之中,在高考后那段时间有点起色。我当时以为他终于恢复了,可没想到……今年的冬天啊,他为了找你,居然出了一场车祸,要不是抢救的及时,他早就失去了鲜活的生命了,为什么!为什么!你还要回来!”贺峻霖越说越气,他的眼底满是愤怒……和不甘。

(你知不知道....我也喜欢他啊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伤害他那么深……他心底还是只有你一个人……你为什么要回来……)

刘耀文被贺峻霖吼懵了,呆滞的眸没有一点焦距,他愣愣的看着贺峻霖,良久才反应过来。贺峻霖无奈的坐在梳妆台上,一杯接着一杯灌入冰凉的水,企图浇灭内心的怒火。

“奇怪...我不是在临走之前留了一封信吗?让轩儿等着我.....”

“你留了?!那你应该放在亚轩的书包里啊!你是不是傻?如果放亚轩桌子上的话,他会以为是女生给他的表白信啊!”

“这样的吗....哎,都怪我这个笨脑壳....早知道应该放在轩儿的书包里了...可是...已经过去了,还有希望吗....”

“安啦,把轩儿追回来吧!现在还早,可以追回来的,相信你自己! Believe in yourself!”

“我下定决心了,一定要把轩儿追回来!”

(未完待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戚凌州 联文

aurora(第七章)

   宋亚轩很快就恢复好了,回到公司与其他人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训练。

有时可以放肆的躺在地板上,喝着冰水,吹着空调就能得到最好的休息。

  很快,公司安排了出道。宋亚轩和其他人都成功的出道了。

颜值能打,唱歌专业,加上之前的翻唱歌曲获得了一批粉丝的宋亚轩很快就火遍了全国,没过几年就成了全能偶像。

举办的演唱会数不胜数,拍摄的电视剧电影也收到了无数的好评。

  巡演也正式开始了,票一出便被哄抢而空,可谓是一票难求。作为一名有始有终的社会主义好青年,宋亚轩表示巡演即将结束,最后一场就在台风市举行。

票价的价格让人无法接受,但却依旧是一抢而空。

  “喂,宋亚轩演唱会你去不去啊?我这里刚好买了两张票,还是内场的,你不去就给别人了”
一个男人对着另一个在本子上记录些数据的男人说着,“宋亚轩儿?”那人轻抬了一下眼眸,盯了那男人一眼。

男人颤了颤,又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问:“你连宋亚轩都不知道,赶紧的,放下工作陪我去”男人一说完,便拉着那人出了门。

没错,那人就是刘耀文,刘耀文又回来了。他没有告诉宋亚轩他回来了。

他选择做了娱乐这方面的工作。
他选择了在远方望着宋亚轩。
他选择了默默守护者宋亚轩。

可命运永远那么巧合,让他和宋亚轩的再次相遇。

  『宋亚轩,我不在了,你过得好吗』

刘耀文看着舞台上依旧那样小小的宋亚轩,勾起唇角淡淡的笑着,手插在口袋里,想着。

“诶诶诶,据说被点到的号码牌可以去后台亲眼看见宋亚轩!”男人晃了晃刘耀文,激动无比的说道。

  “嗯……923号吧,希望是个好看的小姐姐呢”
舞台上的宋亚轩wink了一下,露出那副迷人的微笑。

台下热情的粉丝们疯狂的尖叫起来,刘耀文看了看手中的号码牌,愣住了。

『923……命这么好?!』

粉丝们的叫声也丝毫没有让刘耀文回过神来。

男人激动得推了推身边的刘耀文,使劲得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小子也太幸运了吧!记得要份宋亚轩的签名哦。”男人挑着眉说道。

“好啦,我知道了,你就那么喜欢他吗?”刘耀文无奈得笑了笑,对身边的男人翻了个白眼。

“我可是他最忠实的歌迷哎,他的每一首歌我都有听的,我还会唱呢。难道你不喜欢他吗?”男人不服气得翘着二郎腿说道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刘耀文沉默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他离开了很久,但他没有忘了亚轩儿,家里是宋亚轩喜欢的装修风格,办法桌和床头柜子摆着宋亚轩和他的合照,他还喜欢着亚轩儿。

他想,他离开了那么久,宋亚轩一定很讨厌他的离开吧。

不,不会的,耀文晃了晃脑袋,毕竟我留了那张纸条啊,亚轩儿一定会等着我的,一定会的.......
刘耀文想到这,紧张得咬了咬下唇,手里不自觉得握成了拳头。

见身边的刘耀文没有反应,男人拍了拍刘耀文的肩膀,说道:“嘿,你没事吧……?”

“没事,我需要缓缓。”刘耀文苦涩得对着那人笑了一下并摇了摇头。

接下来的歌曲宋亚轩唱得很嗨,粉丝们也很热情得尖叫着。

但这并没有影响刘耀文,他仿佛一尊石像一样,呆呆得坐在那不动............
(未完待续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茶鹿 联文。

aurora(第六章)


  天空被灰蒙蒙的云所覆盖,见不到一丝太阳所散发的光芒。就如同宋亚轩的内心一样昏暗,阴冷。雪慢慢得飘落在空中,渐渐得,盖住了黑色的大地。

  宋亚轩面无表情而又困难得走在街道上,裤腿已经被冻硬了,手已经被冻得红通通的了。但他好似感觉不到冷。直愣愣的走向前方。宋亚轩不知道目的地在哪,只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只给他了一个指令:往前走,不要停。你总会遇到刘耀文的。

  宋亚轩从街头走到了街尾,走到了十字路口。闯了红灯,这时,一辆车也同时急速飞奔过来。看到那浑浑噩噩的宋亚轩,急忙刹了车,可已经晚了。

宋亚轩来不及躲闪,躺在了血泊之中,亚轩在昏迷之中好像看到了那正笑得如阳光一样灿烂的刘耀文,他向那已经灰蒙蒙的天空抓了一下,希望能抓到刘耀文的手。

可惜,什么也没有。

  他遗憾得收了回去,勾唇笑了一下,眼角滑落出一滴干净的泪水。

  昏昏沉沉当中,他听到了医生的声音,急救车的声音,张真源的声音,李天泽的声音,甚至还有......刘耀文的声音。

  “病人运气很好,没有受很严重的伤,只是有些轻微脑出血和轻微脑震荡。

过不了多久就会醒了。”宋亚轩迷迷糊糊的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。

“谢谢医生”贺峻霖向医生鞠了一躬,表示感谢。『为什么……还有贺儿的声音……』宋亚轩在昏昏沉沉中感觉自己好似听见了贺峻霖的声音,想睁开眼睛,却只能动动眼毛。

  “宋亚轩……你醒醒好不好……”李天泽坐在病床一旁的凳子上,眼眶微红的看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宋亚轩,带着一丝哭腔的说。

“天泽……”

宋亚轩一鼓作气般的打开了双眸,动了动干裂的嘴唇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。

  “亚轩!你醒了!”李天泽像是得到了什么惊喜似的,急忙让贺峻霖看着宋亚轩,自己跑去找医生。

“贺儿……我想喝水……”宋亚轩用微弱的声音发出了请求。

“水!水!”贺峻霖急急忙忙的把柜子上的水递给宋亚轩,正要递过去之时,张真源拿过了那杯水,用棉签沾了沾,才给宋亚轩擦了擦嘴唇。

  “谢谢你啊,真源儿”宋亚轩用尽所有力气对着张真源笑了笑。“医生来了!”李天泽把门打开,气喘吁吁的说着。

  医生检查完,对张真源,李天泽,贺峻霖交代了几句,便离开了病房。

  “你怎么这么傻!”贺峻霖抹了抹眼角的泪水,对着宋亚轩叫吼到,“贺儿,我好像,好像看见了刘耀文……”宋亚轩挣扎着坐起来,自嘲似的笑了笑。

“宋亚轩!你是不是疯了!”贺峻霖推了宋亚轩一把,眼泪簌簌的掉落下来,“刘耀文他早就走了!他不喜欢你!你别做梦了!”贺峻霖抹了把眼泪,对着宋亚轩吼着。

  “小贺,让自己待一会儿吧”张真源拉住贺峻霖,把他带出了病房,一旁低头不语的李天泽也跟了出去。

  “是啊……我在梦些什么呢……”宋亚轩望着惨白的天花板,自嘲的笑了笑,眼泪从眼角慢慢的滑落下去,无声无息的滴在床单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茶鹿 一起联文。
qwqwqwqwqwqqwq
物竟天呐今天更!

aurora(第五章)


  音乐学院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好学校,但唯一一个不足的地方就在于宿舍。

学院对学生的待遇很好,所以宿舍也十分的豪华。

学院修不下,只能修在学院外面一个荒废的小区里。也不算太远,与学校只相隔两条马路。

每天宋亚轩都是等着李天泽下课,然后和他一起回学校。

  “喂?亚轩儿?”李天泽打通宋亚轩的电话,抿着嘴问着

“那个……今天放学你别等我了,我这边……”李天泽抿着嘴,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老师,说着。

“好的嘞,那你回来小心一点哦”宋亚轩关切的说着,然后挂掉了电话。

  ——放学——

  宋亚轩一出校门便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看着校门口,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。

那人一见到宋亚轩便急冲冲的走过来,死死拽住宋亚轩,像是害怕宋亚轩走了一样。“同学,你有兴趣当明星吗?”那个人小心翼翼的问着,手越拽越紧,很紧张的问着。

“嘶……你,你先松手!”宋亚轩皱着眉,使劲甩,才甩开了那人。

“小朋友,这是我的名片,你先看看”那人抿了抿嘴,连忙递上名片让宋亚轩看看。

“嗯……极光……”宋亚轩沉思了一下,“那个很有名的经纪公司?!”

像是得到什么惊天大事似的,宋亚轩瞪圆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,一瞬间,他甚至觉得眼前的人高大了起来。

  “嗯,是我们,如果有兴趣,星期六先来公司看看吧”那人戴上帽子,插着口袋,警惕得望了望四周,又走了。

  ——星期六——

  “天泽~陪我一起去嘛~”宋亚轩拽着李天泽的胳膊晃来晃去的,李天泽已经快被晃晕了。“答应我嘛~好不好?”宋亚轩眨巴着他有神的眼睛,对着李天泽撒起娇来。换做谁都坚持不住,李天泽也不例外。“行行行,陪你去陪你去”李天泽点点头,答应了宋亚轩。

  宋亚轩和李天泽一到极光,便被这“富丽堂皇”的地方震撼了,什么水晶吊灯上的蜘蛛网就别提了。全是一片金光闪闪的建筑物。

  坐立不安的宋亚轩在面试房门前踱来踱去,一会儿跺跺脚,一会儿搓搓手,也不知是在紧张什么。

“你好?”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打破了宋亚轩的紧张,“你,你好……”宋亚轩抬起头,示了一下好。

“我叫张真源,你呢?”眼前这个长的温文如玉的男生笑着问自己,一瞬间,那个笑容让宋亚轩想起了以前爱笑的刘耀文。“我,我叫宋亚轩。你好……”宋亚轩咽了口口水,有些尴尬的笑起来,“这是我朋友,李天泽”为了避免尴尬,宋亚轩把一旁等待面试的李天泽拽过来。

“你好呀!”张真源还是那副笑着的模样,伸出了手。

“你好,李天泽,请多指教”李天泽也伸出手与张真源握了握。

“那,我们就是朋友了!”张真源弯着眸说到。“嘿嘿,朋友……”宋亚轩傻笑起来,看着眼前这位新的朋友,那紧崩着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。

天泽看着身边的人傻笑,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袋。“你是不是傻啊,交到新朋友了,不用那么傻笑吧。”

“你才傻呢!”亚轩狠狠的瞪了一眼天泽,鼓着腮帮子揉了揉自己那痛痛的脑壳。那捂着脑壳,嘟着嘴的样子甚是可爱。

“噗......你们的关系真好啊”真源被逗笑了,他捂住自己的嘴噗嗤一笑。宛如春风拂面一样温柔。

“那当然的了~毕竟是好哥们的关系嘛~”亚轩弯了弯眸,拍了拍天泽的肩膀。展现出他那豪放的笑声。

天泽翻了一个白眼表示不想理他。

“不知道,我可不可以加入你们好哥们的阵营啊?”

“当然可以啦~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好哥们呢,可惜他留学去了~”

“期待他早日回来~”

“哈哈,当然了~只要他回来。我们就是四个好哥们了~”

『远在国外的小贺打了一个喷嚏:“又是谁在骂我.....”』

宋亚轩,张真源和李天泽每日就是往公司和学院跑。

练习的越多,他的唱功越来越好,偶尔会发一些自己的翻唱视频。因为长得帅气,性格幽默,唱歌又好听。又收获了一批迷妹。

不知不觉得,已经一年多了。

宋亚轩在网络上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了。

冬日清晨那样寒冷,宋亚轩买了早餐在街头的椅子坐着。

看着天空中飘落的雪花,宋亚轩轻轻得哈了一口白气,那白气慢慢得漂上天空逐渐消失。

宋亚轩看着白气的消失,他想起了以前冬天的时候,耀文总会为他暖手,带温水瓶,现在啊.....自己的手只能揣着兜里取暖,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小的温水杯。

水杯里的水是热的,但宋亚轩的心是冷的。

已经两年了,亚轩看到关于刘耀文的东西就会想起刘耀文。

为什么还是会想起他……

刘耀文,我想你了……

苏芮♡肉一
好喜欢这对xxj啊~
希望以后也能开开心心的过下去啊~
(来自一个饭酥肉cp粉的呐喊)

aurora(第四章)


   刘耀文走后,宋亚轩开始浑浑噩噩的生活起来,每天上课也不听,回答问题都靠着贺峻霖,回家也不写作业,老师和父母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 很快,还有一年就该高考了,宋亚轩却毫无危机感,依旧浑浑噩噩的活着。

  “宋亚轩!你给我出来!”贺峻霖敲着宋亚轩的家门,好似愤怒至极似的。“干什么?!”宋亚轩皱着眉头,极其不耐烦的打开了门,看着贺峻霖撇了撇嘴,用着不耐烦的语气说着。

  “你给我过来!”贺峻霖看着宋亚轩这幅不耐烦的样子,更加生气了,拉着宋亚轩朝后花园走着。宋亚轩使劲的想挣凯,不但没有挣扎开,反而还越来越紧了。

  “宋亚轩,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子对得起谁啊你?”到了后花园,贺峻霖直接开口说着,“不就是刘耀文走了吗?你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?啊?!”

宋亚轩低着头,不知有没有听进去贺峻霖的话。

“刘耀文他自己走了,他不喜欢你!你又为什么要因为他而成为现在这样!”贺峻霖大吼到。

宋亚轩听到后,震了一下。苦笑着想:[是啊……刘耀文他凭什么让我变成现在这样……]

“贺儿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宋亚轩抹了抹眼泪,抽噎着说。“你没有对不起我,你只是对不起你自己”贺峻霖说完便走了,他知道宋亚轩会听进去他的话的。

宋亚轩听到小贺的劝告,愣了一下,随后轻轻得关上了房门,他坐在沙发上想,是啊.......小贺说的对,我是对不起我自己,并没有对不起别人。想到这,宋亚轩便走到了卧室,拿起了笔........

  不出意外,宋亚轩变了,从老师的眼中钉变成了老师的心窝。成绩从吊车尾的赶到了前面,甚至和贺峻霖这个万年第一有得一拼。

  时光飞逝,很快就高考了。宋亚轩和贺峻霖告了别变各奔考场迎接考试了。宋亚轩卷子做的得心应手,没过多久就写完了 考试结束了。宋亚轩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心情洋溢着快乐,与其他愁眉苦脸的考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宋亚轩心情愉悦的走了考场,他踏着欢快的步伐,哼着轻快的小曲。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撒在他的身上。

“嘿,亚轩儿,这次考试怎么样?”贺峻霖正巧从另一个考场出来,顺势将手搭在宋亚轩的身上,挑着眉,弯着眸问道。

“这次的高考考出的结果一定非常奶斯~”宋亚轩比了一个耶的动作,眨着眼笑道。

“噗......我就说嘛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贺峻霖弯了弯眸,说到

“那是当然的了,谁叫我是宋亚轩儿呢~”

“走,我们去吃大餐好好庆祝一番~”

两人勾肩搭背的走入那令人温暖又柔和的阳光之中。

半个月后,宋亚轩不出意外顺利的考上了他理想的音乐学院。

宋亚轩在音乐学院很受欢迎,收获了一大批迷妹,每次宋亚轩来到教室听教授讲课时,总会有几十个女孩子在后面跟着。没办法╮( ̄▽ ̄")╭ 毕竟长得帅,性格好,还有才华,这样的男孩子谁会不喜欢呢?

  虽然宋亚轩振作了很多,但是每当他在夜里的时候。看到那美丽的夜空就会想起刘耀文最喜欢的极光。不禁会掉下眼泪。

  这次,他又扒在窗口看那美丽的夜空。拿着纸巾静静的擦着眼泪。

“亚轩,你又在哭啊?”一个穿着睡衣,颜值爆表的男生拍了拍宋亚轩的肩。这是宋亚轩的宿友——李天泽。比宋亚轩高了半个头,和宋亚轩一样受女孩子们的欢迎。

“对啊,天泽。你说.......我明明振作了很多。为什么还是会想起刘耀文呢?”他轻轻得抽噎着,并没有回头,还是望着那繁星点点的夜空。

“亚轩啊.....你要知道,那都是过去,我们总会忘却掉过去,抬起头来展望未来啊。刘耀文只是你人生道路上普普通通的一个人,他只是你人生只必须要经历的一个挫折,你要过了那道坎,才可以真正的成长,越过那道坎,答应我。好吗?”天泽托起亚轩那肉乎乎的脸捏了一下一本正经说道。

“我知道啦,谢谢你啊~天泽”宋亚轩用纸使劲的把眼泪擦掉,轻轻的抱住了天泽。

“好啦,我先去睡了,晚安。”

“晚安呐,天泽。”

刘耀文,我是时候该忘掉你了。
既然你不辞而别的离开,那我也没必要再这么伤心下去了。

再见了,我的过去
你好啊,新的未来。

宋亚轩在临睡前默默的想着.......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茶鹿 联文,我快累死了......
码了两篇........QAQ/装死/